莫关注。真实垃圾。
 
 

偷换

*法扎*

*萨莫萨*

*现代ver*

*法扎歌词引用有*

*莫扎特是个精灵,其实也与人类无异*

      某一天清晨,萨列里在松软的床上醒来,伸手去摸床头的眼镜。

       然后,他似乎摸到了什么软软的、温热的东西。他揉着惺忪的睡眼,在看清手下东西时吓得一颤——

      那是个活生生的……人类?!


      莫扎特是个精灵,被音乐选中的精灵。可惜那些毫无艺术细胞的精灵们并不怎么喜欢他的音乐,于是这金色的小家伙就偷偷跑出了家,准备纵情生活。

      但在活之前,生是个严肃的问题,跌跌撞撞一整天的莫扎特在深夜里溜进了一幢人类的房子。

      真是嘲讽的缘分。

      

      莫扎特被萨列里戳疼了,他从睡梦中醒来,眨了眨眼,迅速起身整理好华丽的衣服。

      “先生您好,我是莫扎特。”莫扎特弯腰向萨列里行礼,抬起头时他看着萨列里,毫无畏惧。

      “你、你是什么东西?”一向以冷静为傲的萨列里见了这种违背科学的玩意也不可避免地有点懵圈。

      “我是莫扎特,沃尔夫冈·阿玛多伊斯·莫扎特,为音乐而生。”莫扎特的声音听起来充满热情与活力。

      萨列里挑眉:“为音乐而生?”作为一位音乐家,萨列里本能地对他提起了兴趣。

      莫扎特张望着四周,看到卧室里有一架钢琴黑色的钢琴,他向萨列里做出邀请的动作,清了清嗓子:“普通人可不会把钢琴放在卧室里,先生,不是我是否有幸为您弹奏我的音乐?”

      萨列里看着床头的小人,他大概是被他金色的笑容迷惑,低声应允了这位身份不明的来客。

      光从窗户透射进房间,小小的人顷刻间便成了俊美的青年,金色的发叛逆地胡乱翘着,修长的手指对于弹钢琴来说在适合不过。萨列里的心想被魔鬼扼住了般,怔怔地对莫扎特发着呆。

      莫扎特温柔地轻抚过黑白的琴键——它们干净得仿佛能映射出他曾惹无数女性精灵倾心的脸庞。

      “您真是个温柔的音乐家。”莫扎特回头望向萨列里,赠与他一个温柔的笑颜。

      萨列里沉默,莫扎特无所谓了耸了耸肩,转过头,开始了演奏。

      乐声像是潺潺流水从精灵的指尖下泻出,直直地往萨列里心里冲去,把他淹没,让他溺亡。

      “如何?”莫扎特自信满满地弹下最后的音符,一头金发在萨列里的眼前晃来晃去。

      “萨列里。安东尼奥·萨列里。”静默了几秒后,萨列里垂下了头。

      “您的音乐……”

      萨列里想说的话卡在了喉头,怎么都说不出来。

      倒是莫扎特热情地牵起他的手,“您是音乐家,您一定会理解的。”

      萨列里着了魔,他闭上眼亲吻精灵的面颊说:

      “恳请您留下吧,我会让您的音乐倾覆世界。”

      他已被俘获,被眼前的神之子。

      他的才华不过徒有虚名。

      莫扎特欢呼雀跃着抱住了初识的萨列里,他从不设下防备:“哦,萨列里,萨列里!这真是荣幸之至!”

      萨列里僵硬地接受了了精灵的拥抱,他已决心为胜利杀死自己。

      他会让音乐把世界倾覆,用“萨列里”的音乐。


      莫扎特在萨列里家中住了下来,大概用了一年的时间,他们成了彼此的恋人。

      萨列里给了刚刚转醒的莫扎特一个早安吻,揉了揉那头乱糟糟的金毛,他转身想去准备早饭。

      莫扎特从萨列里身后搂住他的腰,声音是难掩的兴奋:“我亲爱的萨列里!我想到了好东西,别急着做其他事,早饭可没这重要!”

      精灵一个翻身从床上蹦了起来,连衣服都没换就急冲冲地冲到了钢琴前头。

      莫扎特掀起琴盖,他扶过黑白的琴键,闭上眼,开始了演奏。

      萨列里握紧了拳。

      “怎么样?”

      莫扎特的眼睛发着光,湛蓝而无一丝杂色。

      萨列里挑起爱人的下颔,用绵长的吻与肉体的交欢回应了爱人。

      莫扎特懒洋洋地窝在沙发里头:“萨列里,你还真是精力旺盛。”

      正在切菜的萨列里手一抖,刀刃割破了皮肤,他用舌头舔去了猩红色的液体,一言不发。

      他的爱人还不知道他有罪,他配不上那样美好的他。

      


      三年之后,萨列里的新专辑发行,不到一周,世界便为之倾倒、为之疯狂。

      莫扎特在弹钢琴,弹“萨列里”的新曲子。

      “萨列里,您可真是个温柔的音乐家。”

      莫扎特讥讽地笑,黑白的琴键上上下下接连出无情的曲调。

      萨列里站在莫扎特身后一言不发。

      毒蛇的尖牙在三年前就刺穿他的心脏,毒液早就把他的灵魂侵蚀,而如今莫扎特也终于发现这幅生命早已腐烂。

      怨恨由他亲手种下,汲取着他的鲜血纵情生长,而他被折磨得几近死亡却又无限欢愉。

      莫扎特,他的因果都是那个金色的精灵,那位写下无上崇高的音乐的莫扎特。

      他用自己偷换了神的爱子。

      “您将为您的罪行付出代价,不管发生什么,您都得拖着您的锁链,和您的痛苦。”

      莫扎特的声音不复以往的明朗,沙哑而充满厌恶。

      萨列里仍然沉默无语。

      “怎么了,大师。您莫非是个哑巴吗?”

      莫扎特将音调提高,刻意在敬称上加重了音量。

      萨列里低下了头,他的手指已经触碰到冰凉的刀柄。

      “莫扎特。”

      萨列里仍低垂着头,他的手握紧了刀。

      “我窃取了您的音乐,我供认不讳。”

      萨列里猛地抬起头,他的偏执暴露无疑。

      “我只祈求您知道,我真的爱您。”

      银色的刀刃被染上了玫瑰的颜色。 

      萨列里扶着因为痛苦而失去力量的莫扎特,他与莫扎特十指相握,虔诚地吻上逐渐流逝的生命。

      “沃尔夫冈,请您记住,即使我……沃尔夫冈,我深爱着您,深爱着您的音乐。”

      莫扎特的头发已经失去了往日的金辉,他的手颤抖地拥上萨列里。

      “我的爱人……请您记住,我很您。”


      玫瑰终究是凋谢了,但莫扎特和上眼的前一秒仍旧嘲笑着萨列里的或痴或狂。

      莫扎特让萨列里的痛苦永无终日。

      刀刃上的血还温热,伟大的音乐家决心同他的玫瑰一同睡去。

      玫瑰将飞往天堂,他则会坠入地狱。


09 Nov 2016
 
评论(6)
 
热度(20)
© 墨鱼 | Powered by LOFTER